<nav id="qyieo"></nav>

  • <form id="qyieo"></form>

          <wbr id="qyieo"></wbr>
          欢迎访问古典文学网,祝您阅读愉快!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故事 > 野史秘闻

          二十四孝真相:郭巨埋儿比你想象的还要残忍

          作者:李天飞来源:古典文学网发表于:2017-02-09 16:56:09阅读:
          今天我们来看一看《二十四孝》中的一个故事《郭巨埋儿》。

          一、郭巨真的埋了自己的儿子

          郭巨埋儿这个故事,今天我们知道的大概是这样的:

          郭巨是晋代隆虑人(今河南省林州市人),原本很富裕。父亲死后,他把家产分成了两份,给了两个弟弟,自己独自供养母亲,对母亲非常孝顺。后来家境日渐贫困,妻子生了一个男孩,郭巨的母亲疼爱孙子,经常把仅有的食物留给孙子吃。郭巨深觉不安,担心养这个孩子必然分了供养母亲的食物,就和妻子商量:“儿子可以再有,母死不能复活,不如埋掉儿子,节省下的粮食供养母亲。”于是带着孩子到外面去埋。忽然挖出一坛黄金,上面写:“天赐孝子郭巨,官不得取,民不得夺。”于是夫妻拿着黄金回家,过上了好日子。郭巨孝顺的美名传遍天下。

          这件事,也被今天“国学”机构到处宣扬,讲的那个声泪俱下呀。街头巷尾的宣传牌子到处看到。

          但贫道想,一跑去埋儿,就挖到了一坛金子,这样的小概率事件未免太难发生了。

          假如坑挖开了,竟没有挖到黄金,这孩子埋还是不埋呢?

          郭巨这个人,只见于干宝《搜神记》,是一部志怪书,历史上找不到他的踪迹。但是,《宋书·孝义传》记载了另一个故事,原文是:

          郭世道,会稽永兴人也。生而失母,父更娶。世道事父及后母,孝道淳备。年十四,又丧父,居丧过礼,殆不胜丧。家贫无产业,佣力以养继母。妇生一男,夫妻共议曰:“勤身供养,力犹不足,若养此儿,则所费者大。”乃垂泣瘗(埋)之。

          没钱养母,就把孩子埋了。

          后来呢?没有后来了!孩子就是埋了!

          靠,不带这样的吧?那,金子呢?

          谁告诉你剧情里一定要有金子了?一毛钱都没挖到!

          那,有没有当夜经过大侠高僧老道?有没有钻通一个地穴吃到莽牯朱蛤?有没有掉进深潭跑到绝情谷底?

          问那么多干嘛?什么都没有,埋了就是埋了!几锨下去,孩子连哭都没哭一声,就没气了!

          所以,按今天的标准来看,郭世道就是一个故意杀人犯!

          《宋书》是正史,这个故事比《搜神记》里郭巨的故事可信多了。这个郭世道,有的书上写成“郭世通”。郭世通和郭巨又有什么关系呢?其实后世的典籍里,这两个人往往是相混的。

          清洪亮吉《晓读书斋杂录》说郭巨就是郭世道(或郭世通),郭巨并不是本名,只因为他为人“巨孝”,所以世人称之为“郭巨”。等于是一个外号(又见清史梦兰《止园笔谈》)。

          这个说法是可靠的。因为这种事历史上很多,例如宋代的大画家范宽,他本来叫范中正,字中立。为人宽厚,时人称他做“范宽”,所以哪幅画上假如出现了“范宽”两个字的落款,应该是不靠谱的(见启功先生回忆录)。

          二、一个郭巨就惊动了天宫?

          我们以为二十四孝的郭巨够狠了,但你没想到历史上的郭巨比这个还狠吧?

          所以,就连后来孝道故事的编者都看不下去了,拼命给他描补。当然,还是借助神仙显灵。说他本来想埋孩子的,结果上天感动,财神爷显灵,赐给他一坛金子,就算了。

          到现代社会,就算是这个描补过的剧情,也太反人类了。所以居然有了这样的动画片,说郭巨给老娘吃饭,老娘总是分给小孙子,老娘就吃不饱,所以:

          艾玛,先把孩子淹死,再打个雷把孩子震活,总算把这个故事圆回来了!

          我眼泪都快下来了,难为这编剧本的兄弟了。

          然而,故事讲到这份上,埋儿的核心动机没了,也显不出郭巨多孝了啊!好好的《二十四孝》满变《聊斋》了。

          归里包齐一句话:何苦非得讲这个故事呢!

          这个故事讲来讲去,描补来描补去,仍然是靠老天爷解决了问题。第一次二十四孝版的,只是请了玄坛财神赵公明下凡;第二次动画版的,不但赵公明,连水德星君和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都请下来干活了!

          为了一个故事,至于这么惊动天宫么!

          可见人如果足够无耻,连神仙都是没辙的。

          昨天那个王祥卧冰的故事告诉我们,信神灵,得鲤鱼。我相信。

          今天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信神灵,得黄金?

          我反正不信!

          三、郭巨自古就被骂成渣

          别以为郭巨埋儿是传统文化的精华,这个故事,在古代就不招人待见。

          明戴君恩《剩言》说:“郭巨埋儿以食母,吴起杀子以媚君,不情莫甚矣。”

          不情,就是不近人情。吴起把儿子(或妻子)杀了取悦主子,这就是不近人情。此外,还有齐桓公的宠臣易牙、竖刁。易牙把儿子煮了,给齐桓公吃。齐桓公吃得很美,直夸易牙是个忠臣。管仲冷冷地在一旁说了一句话:

          人之情非不爱其子也,其子之忍,又将何爱于君!

          同理,郭巨这样的不爱怜孩子的人,就是在古代,他能忠于皇帝吗?

          在这里,郭巨简直要和那些奸臣相提并论了。

          翻翻古籍,对郭巨破口大骂的人太多太多了。

          明李默也骂过郭巨,姑且把原文翻译成通顺的白话文,看看当时的人是怎样认识这件事的:

          好好侍奉亲人才叫孝。若不合人情事理,就是天天给父母吃鱼肉,也是不孝。为了让老娘吃好点,就要杀无辜的孩子?这代价太大了吧?这是陷亲人于不义的大罪呀!这要是算作孝的话,那就真没天理了。这是挖到金子了,若没挖到,死者不能复生,郭巨就是杀人犯!(《孤树裒谈》卷二)

          明林俊实在看不过这件事,居然作了一篇《郭巨辩》,长篇大套地把郭巨痛骂了一顿,说你把儿子埋完了回来,奶奶要是问孙子哪去了,你是说不说实话?要说实话,奶奶一气病死了,你郭巨弑母的罪名可就担上了。你到底是孝呢还是不孝?

          所以,别以为古人多喜欢郭巨,脑子正常的人,都会对这件事情充满疑问。可见,从郭巨前一千多年的管仲,到郭巨后一千多年的明清以至今天,古今正常的人性并没有什么变化。

          此外就太多了,不能一一列举,如明刁包就说郭巨“过于好名”,清黄达“郭巨就是个残忍的家伙”。假如我们今天仍然拿着这个故事教小朋友,那真是连五六百年前的古人都不如了。

          二十四孝故事并不是固定的,例如有个《刘明达卖儿》故事,今天的版本里没有,在宋元时期的版本里出现过:

          刘明达家贫,不能同时养活老母亲和小孩。刘明达无奈之下,就把小孩卖给路过的王将军。妻子见儿子被卖,赶出来大呼小叫,肝肠寸断,自杀身亡。

          这就是个悲剧,儿子没了,媳妇也死了。刘明达达到目的了,然后呢?刘明达守着老母亲过日子去了。

          说到这,只是一个荒年再常见不过的悲剧,就故事而言,并不过分,过分的是然后:登上了某一个版本的二十四孝!成了道德的楷模。

          早知如此,结婚干嘛?

          四、郭巨的无奈

          这件事,两千多年传得如此惨烈,其实大概可以理解为一宗“溺婴”事件。

          如果我们从溺婴的角度看待郭巨。他的行为就勉强可以理解了。溺婴和埋儿,只是方式不同,本质上是一样的。现在所说的“溺婴”,因为重男轻女的原因,多指溺杀女婴。但溺婴(杀婴)自古常有,而且不限女婴。

          《汉书·贡禹传》:“生子辄杀。”

          《王睿传》:“士兵苦役,生子多不举。”

          《饮马长城窟行》:“生男慎勿举,生女哺(喂食)用脯(干肉)。”

          《宋会要辑稿》:“宣州……安于遗风,衄于旧俗,男多则杀男,女多则杀女。谓之薅子。”

          苏轼《与朱鄂州书》:“鄂渚间田野小人,例只养二男一女。过此则杀之。”

          《剑桥医学史》:“生孩子要冒风险,婴儿还可能死于一些自然灾害。也许杀害婴儿的现象一直存在。”

          也就是说,杀婴,实际上多出自生存资源的匮乏。或是穷,或是战乱。而且,越是古代,越是把孩子当做随意处置的财产,不拿着当人看的。

          但是,随着物质的丰富,文明的发展,这种现象是越来越趋于少见的!注意到《宋会要辑稿》谈到宣州的这件事情,特意点出是“遗风”、“旧俗”,这种遗风、旧俗从哪里来的?我们将它推到后汉、南北朝时期,即《饮马长城窟》直到郭世道时期,似乎不过分的。

          然而,杀婴是杀婴,当成无可奈何的悲剧过去就算了。你别拿着不是当理说啊!更别拿出来当国粹宣传啊!

          在动物群落或原始社会,杀婴是可以理解的。郭巨(或郭世道)的时代(后汉到南北朝),杀婴虽然有点耸人听闻,但是套上一个“孝道”的帽子,勉强也说得过。又过几百年,到了宋代,杀婴就成了遗风旧俗,成为改革的对象了。到了明代以至今天,郭巨简直成了靶子,被骂作残忍,与奸臣同列了。人类心态随着物质条件的发展慢慢发生了变化,正是合情合理的。

          好吧,毕竟,我们看到了史书上记载了郭世道的“垂泣”,我是多么多么地乐意相信,这是他人性的流露,而不是伪装!面对老母和新生儿,作为家庭的顶梁柱,如何养育,这是真正的考验人性的两难。他从而选择埋掉儿子,是非常非常无奈的(其实他也可以选择“弃老”,这是另一种今天看上去灭绝人性而在古代非常正常的社会现象)。

          由于史料记载过于简略,我们不知道从“妇生一男”之后到“垂泣瘗之”之间,是隔了多久。我是多么多么乐意相信,它只是隔了一天、两天、一个月;而不是隔了五年十年!

          然而问题又来了,当初你不是没钱啊。何以把家产分给兄弟,“独取老母供养”?以至于闹出杀儿子的人伦惨剧,这到底是不是真的穷极无奈?还是用儿子的血染红顶子?至少,明代人就有怀疑。

          我们可以理解可以同情。但是也该知道,所谓的为孝杀婴,只是孝在当时,是一种非常主流的意识形态。当时手握宣传机器的人,有目的的,习惯性的,涂抹给他的一种理由罢了!
          本文来源于古典文学网www.chinesemta.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1. 相关栏目:
        2. 历史人物
        3. 野史秘闻
        4. 上古传说
        5. 夏商周历史
        6. 春秋战国历史
        7. 秦朝历史
        8. 汉朝历史
        9. 三国历史
        10. 魏晋南北朝
        11. 隋朝历史
        12. 唐朝历史
        13. 宋朝历史
        14. 元朝历史
        15. 明朝历史
        16. 清朝历史
        17. 万人红黑大战app
          <nav id="qyieo"></nav>

        18. <form id="qyieo"></form>

                <wbr id="qyieo"></wbr>
                萍乡 | 那曲 | 葫芦岛 | 玉溪 | 台山 | 浙江杭州 | 锦州 | 三明 | 桐乡 | 清徐 | 永康 | 清徐 | 普洱 | 巴彦淖尔市 | 镇江 | 天门 | 宜春 | 河源 | 阳江 | 醴陵 | 济宁 | 贵港 | 湖州 | 徐州 | 禹州 | 漳州 | 阿拉尔 | 宜昌 | 伊春 | 辽宁沈阳 | 吉林长春 | 鄂州 | 灵宝 | 山东青岛 | 济源 | 汉川 | 许昌 | 泗阳 | 宝应县 | 海东 | 金昌 | 锡林郭勒 | 临海 | 滁州 | 扬中 | 天水 | 泗阳 | 阜新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大兴安岭 | 诸城 | 福建福州 | 仙桃 | 保定 | 白沙 | 六盘水 | 双鸭山 | 昭通 | 濮阳 | 黔南 | 大庆 | 红河 | 阳泉 | 东营 | 深圳 | 辽宁沈阳 | 山西太原 | 桐乡 | 宜宾 | 巢湖 | 塔城 | 乌兰察布 | 吐鲁番 | 衡水 | 阜阳 | 正定 | 南京 | 黑河 | 贺州 | 石嘴山 | 南充 | 台湾台湾 | 阳春 | 灌南 | 绵阳 | 克孜勒苏 | 枣阳 | 邯郸 | 中卫 | 长葛 | 馆陶 | 大丰 | 五指山 | 阳泉 | 西藏拉萨 | 明港 | 黔南 | 襄阳 | 庆阳 | 广安 | 东海 | 鄢陵 | 温州 | 黄山 | 驻马店 | 辽宁沈阳 | 定安 | 玉林 | 吉安 | 泸州 | 鹤壁 | 锦州 | 象山 | 汕头 | 遂宁 | 铁岭 | 定西 | 宁德 | 鄂州 | 库尔勒 | 清徐 | 阿拉善盟 | 鹤壁 | 顺德 | 黔西南 | 中卫 | 阜新 | 兴安盟 | 五指山 | 宁德 | 中山 | 顺德 | 北海 | 新泰 | 抚州 | 台北 | 来宾 | 汕头 | 济源 | 南安 | 双鸭山 | 河池 | 中卫 | 海门 | 咸阳 | 普洱 | 绵阳 | 滨州 | 德宏 | 梅州 | 定安 | 东营 | 六安 | 海北 | 黄石 | 鄂尔多斯 | 平顶山 | 莱芜 | 随州 | 济宁 | 襄阳 | 灵宝 | 单县 | 章丘 | 武安 | 汕头 | 普洱 | 澄迈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淮北 | 永新 | 保定 | 滕州 | 阜阳 | 宜昌 | 清徐 | 咸阳 | 鹤岗 | 漳州 | 神农架 | 舟山 | 莒县 | 泉州 | 海南 | 晋中 | 潜江 | 图木舒克 | 河北石家庄 | 济源 | 台中 | 伊犁 | 三明 | 孝感 | 怀化 | 如东 | 邹平 | 长兴 | 诸城 | 临汾 | 禹州 | 衡阳 | 简阳 | 遵义 | 咸宁 | 肥城 | 潜江 | 南通 | 梅州 | 博罗 | 武威 | 咸宁 | 兴安盟 | 金坛 | 铜川 | 株洲 | 莱芜 | 桓台 | 盐城 | 项城 | 仁寿 | 永康 | 和县 | 深圳 | 济宁 | 惠州 | 海西 | 桐乡 | 诸城 | 梧州 | 启东 | 榆林 | 黔东南 | 克拉玛依 | 台南 | 德宏 | 澳门澳门 | 商丘 | 双鸭山 | 如皋 | 江苏苏州 | 日喀则 | 保亭 | 保山 | 嘉兴 | 白沙 | 海东 | 乐山 | 改则 | 乐平 | 达州 | 香港香港 | 三亚 | 文昌 | 包头 | 喀什 | 桐城 | 伊犁 | 宝应县 | 梧州 | 承德 | 新疆乌鲁木齐 | 商洛 | 灌南 | 澳门澳门 | 建湖 | 聊城 | 玉溪 | 邹城 | 邢台 | 阿拉尔 | 东台 | 佛山 | 揭阳 | 淮南 | 项城 | 菏泽 | 东莞 | 大连 | 垦利 | 吴忠 | 灵宝 | 五指山 | 新疆乌鲁木齐 | 天长 | 长垣 | 肇庆 | 溧阳 | 石狮 | 柳州 | 长治 | 德阳 | 淄博 | 巢湖 | 百色 | 三亚 | 连云港 | 达州 | 江门 | 曲靖 | 洛阳 | 临沧 | 内江 | 昌吉 | 那曲 | 万宁 | 永州 | 定西 | 嘉兴 | 西双版纳 | 长垣 | 建湖 | 长兴 | 大丰 | 洛阳 | 清徐 | 毕节 | 淮北 | 安顺 | 张北 | 泗阳 | 宜昌 | 佛山 | 姜堰 | 澄迈 | 潮州 | 苍南 | 泰州 | 廊坊 | 博罗 | 琼海 | 浙江杭州 | 桐乡 | 五家渠 | 眉山 | 云浮 | 昆山 | 云南昆明 | 鸡西 | 平顶山 | 兴化 | 台中 | 辽阳 | 济源 | 普洱 | 绵阳 | 林芝 | 汝州 | 湛江 | 平顶山 | 巴彦淖尔市 | 忻州 | 万宁 | 通化 | 日土 | 白银 | 雅安 | 西双版纳 | 驻马店 | 吉林 | 梅州 | 长兴 | 诸暨 | 顺德 | 燕郊 | 烟台 | 牡丹江 | 黔西南 | 青州 | 阿拉善盟 | 洛阳 | 咸阳 | 晋中 | 台北 | 抚顺 | 曲靖 | 泗阳 | 嘉峪关 | 武威 | 桐城 | 海南海口 | 湖南长沙 | 凉山 | 深圳 | 和田 | 武夷山 | 咸阳 | 黔南 | 顺德 | 汕尾 | 潮州 | 荆门 | 和县 | 姜堰 | 庄河 | 吐鲁番 | 丽水 | 招远 | 南京 | 湖南长沙 | 河南郑州 | 莱州 | 巴彦淖尔市 | 保亭 | 简阳 | 阜阳 | 榆林 | 天长 | 云南昆明 | 承德 | 洛阳 | 东方 | 雅安 | 襄阳 | 商洛 | 如皋 | 日喀则 | 湘西 | 余姚 | 广元 | 商丘 | 百色 | 日照 | 和田 | 襄阳 | 简阳 | 驻马店 | 衡水 | 安岳 | 漯河 | 招远 | 图木舒克 | 淄博 | 澳门澳门 | 平顶山 | 南充 | 湛江 | 运城 | 石狮 | 中山 | 哈密 | 兴化 | 佛山 | 湘西 | 澳门澳门 | 赤峰 | 泰州 | 肇庆 | 三河 | 博尔塔拉 | 武威 | 盐城 | 海北 | 贵州贵阳 | 荆门 | 齐齐哈尔 | 阿拉尔 | 鹤壁 | 扬中 | 河南郑州 | 自贡 | 桐城 | 保定 | 定西 | 乐清 | 安吉 | 海西 | 东营 | 达州 | 怀化 | 乐平 | 晋城 | 抚顺 | 黔南 | 琼海 | 海安 | 临汾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伊春 | 东阳 | 资阳 | 大理 | 齐齐哈尔 | 双鸭山 | 武威 | 喀什 | 龙口 | 武威 | 铜川 | 三门峡 | 惠州 | 三门峡 | 山东青岛 | 平潭 | 滨州 | 防城港 | 五家渠 | 黔南 | 黑河 | 滁州 | 汕头 | 新疆乌鲁木齐 | 清徐 | 桂林 | 乐清 | 台中 | 海北 | 酒泉 | 商洛 | 泉州 | 泉州 | 靖江 | 杞县 | 长兴 | 黔南 | 乐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博尔塔拉 | 沧州 | 湖州 | 定州 | 馆陶 | 海北 | 大理 | 石狮 | 滕州 | 佛山 | 博尔塔拉 | 萍乡 | 蚌埠 | 南充 | 汕尾 | 清徐 | 阳春 | 乌海 | 威海 | 南平 | 台北 | 张掖 | 兴化 | 揭阳 | 东莞 | 黔南 | 商洛 | 黄山 | 延边 | 白银 | 黔南 | 三门峡 | 松原 | 永新 | 赤峰 | 宁波 | 福建福州 | 海北 | 滨州 | 海南海口 | 克孜勒苏 | 潍坊 | 常德 | 张掖 | 咸阳 | 漯河 | 上饶 | 唐山 | 玉溪 | 丹东 | 金昌 | 启东 | 清徐 | 清远 | 山南 | 武威 | 肇庆 | 吕梁 | 广汉 | 塔城 | 江西南昌 | 葫芦岛 | 吉安 | 吉安 | 襄阳 | 怒江 | 潍坊 | 东方 | 遵义 | 高密 | 诸暨 | 济南 | 汕头 | 商洛 | 宝鸡 | 信阳 | 亳州 | 鄂州 | 临沂 | 兴化 | 钦州 | 日喀则 | 牡丹江 | 宜宾 | 株洲 | 建湖 | 清远 | 赤峰 | 遵义 | 普洱 | 百色 | 库尔勒 | 兴安盟 | 果洛 | 益阳 | 曲靖 | 临夏 | 鸡西 | 江西南昌 | 本溪 | 天水 | 海门 | 珠海 | 三沙 | 灌南 | 葫芦岛 | 吉林 | 定安 | 东方 | 永康 | 贵港 | 六安 | 台中 | 沧州 | 平顶山 | 沧州 | 肥城 | 昆山 | 松原 | 乐清 | 桐乡 | 怒江 | 菏泽 | 莒县 | 喀什 | 开封 | 韶关 | 肥城 | 嘉兴 | 晋江 | 丽水 | 昭通 | 阿拉善盟 | 大连 | 湛江 | 海丰 | 广汉 | 毕节 | 陕西西安 | 台湾台湾 | 南京 | 高雄 | 大连 | 上饶 | 东台 | 阿拉尔 | 无锡 | 马鞍山 | 忻州 | 赵县 | 桓台 | 丽江 | 怒江 | 赤峰 | 曲靖 | 贵州贵阳 | 信阳 | 聊城 | 克拉玛依 | 牡丹江 | 图木舒克 | 徐州 | 林芝 | 禹州 | 周口 | 琼中 | 泰州 | 高雄 | 湛江 | 菏泽 | 广安 | 毕节 | 甘南 | 博尔塔拉 | 潮州 | 烟台 | 赤峰 | 铜仁 | 和县 | 红河 | 慈溪 | 泗洪 | 铜仁 | 阜阳 | 邢台 | 阿拉善盟 | 定州 | 单县 | 日土 | 延安 | 萍乡 | 聊城 | 扬州 | 白沙 | 庄河 | 齐齐哈尔 | 淄博 | 淮安 | 滕州 | 六安 | 攀枝花 | 昌吉 | 那曲 | 潮州 | 石狮 | 衢州 | 济源 | 大理 | 丹阳 | 如东 | 云浮 | 永新 | 吐鲁番 | 博尔塔拉 | 德清 | 甘肃兰州 | 广西南宁 | 昭通 | 东方 | 楚雄 | 河源 | 浙江杭州 | 乌海 | 滁州 | 襄阳 | 广饶 | 汉川 | 日照 | 仁寿 | 涿州 | 岳阳 | 海东 | 开封 | 钦州 | 大理 | 溧阳 | 黑龙江哈尔滨 | 昌吉 | 孝感 | 武威 | 玉溪 | 义乌 | 陕西西安 | 青州 | 平顶山 | 大连 | 锦州 | 山南 | 玉环 | 赤峰 | 昌都 | 菏泽 | 博尔塔拉 | 松原 | 普洱 | 宿州 | 香港香港 | 汉中 | 温岭 | 昌吉 | 大兴安岭 | 湖北武汉 | 山西太原 | 东莞 | 晋江 | 阜阳 | 云南昆明 | 醴陵 | 乐平 | 醴陵 | 淮安 | 固原 | 神木 | 吴忠 | 漳州 | 邹平 | 鸡西 | 南京 | 潮州 | 义乌 | 十堰 | 日照 | 韶关 | 汕头 | 乐清 | 安徽合肥 | 白银 | 舟山 | 绥化 | 诸暨 | 曲靖 | 博罗 | 防城港 | 东海 | 山西太原 | 四平 | 吴忠 | 东台 | 义乌 | 保亭 | 宁波 | 大同 | 汕头 | 惠东 | 青海西宁 | 高雄 | 吕梁 | 文昌 | 新乡 | 惠州 | 瓦房店 | 三沙 | 临沂 | 丹阳 | 武夷山 | 佛山 | 汉川 | 宜都 | 葫芦岛 | 大兴安岭 | 巢湖 | 株洲 | 楚雄 | 六盘水 | 铜陵 | 桂林 | 邹平 | 柳州 | 延边 | 永康 | 大连 | 衡阳 | 台山 | 葫芦岛 | 宿州 | 伊犁 | 泸州 | 乐清 | 信阳 | 南安 | 河北石家庄 | 安徽合肥 | 厦门 | 神农架 | 漯河 | 铁岭 | 曹县 | 安徽合肥 | 淮安 | 保山 | 阳泉 | 毕节 | 灌云 | 六盘水 | 东台 | 临海 | 鹤壁 | 玉树 | 临海 | 高密 | 孝感 | 东莞 | 沧州 | 南安 | 海宁 | 益阳 | 牡丹江 | 日喀则 | 赣州 | 肥城 | 许昌 | 西藏拉萨 | 长治 | 滁州 | 玉树 | 昆山 | 三门峡 | 三门峡 | 宁国 | 如东 | 孝感 | 清远 | 安岳 | 宝应县 | 徐州 | 文昌 | 六安 | 遵义 | 山西太原 | 娄底 | 扬中 | 泉州 | 六盘水 | 黄冈 | 锦州 | 平顶山 | 基隆 | 呼伦贝尔 | 仙桃 | 内江 | 北海 | 神木 | 三沙 | 黔南 | 舟山 | 庄河 | 宜昌 | 广汉 | 普洱 | 潍坊 | 泗阳 | 安顺 | 鄂尔多斯 | 启东 | 景德镇 | 烟台 | 雅安 | 吴忠 | 孝感 | 焦作 | 盐城 | 长兴 | 朔州 | 诸暨 | 安庆 | 宣城 | 蚌埠 | 三亚 | 广饶 | 靖江 | 湖南长沙 | 晋城 | 阳春 | 常州 | 通辽 | 高密 | 黄南 | 沛县 | 日喀则 | 商丘 | 通化 | 荣成 | 昆山 | 曹县 | 临夏 | 承德 | 澄迈 | 淮南 | 白银 | 神木 | 屯昌 | 鄂州 | 澄迈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大庆 | 高密 | 文昌 | 大连 | 秦皇岛 | 兴化 | 海北 | 海拉尔 | 赣州 | 黔西南 | 芜湖 | 绵阳 | 聊城 | 邯郸 | 崇左 | 乌海 | 海东 | 黔西南 | 贺州 | 邢台 | 德清 | 湘西 | 临沂 | 大庆 | 玉树 | 昌吉 | 湖南长沙 | 巢湖 | 垦利 | 东台 | 桐乡 | 六盘水 | 正定 | 巢湖 | 龙口 | 兴安盟 | 滕州 | 江苏苏州 | 武威 | 诸城 | 沧州 | 陕西西安 | 克孜勒苏 | 诸暨 | 日喀则 | 石狮 | 广汉 | 果洛 | 桐城 | 宁国 | 普洱 | 曲靖 | 改则 | 清远 | 邯郸 | 大连 | 聊城 | 随州 | 四平 | 唐山 | 五指山 | 平潭 | 西双版纳 | 许昌 | 启东 | 湛江 | 白城 | 温州 | 鄢陵 | 遵义 | 图木舒克 | 和县 | 朔州 | 新乡 | 铁岭 | 来宾 | 广州 | 大庆 | 曹县 | 吕梁 | 天长 | 萍乡 | 温岭 | 金昌 | 东莞 | 丽水 | 三沙 | 仁怀 | 玉林 | 桐城 | 桂林 | 南京 | 汕尾 | 许昌 | 象山 | 柳州 | 文昌 | 河池 | 大丰 | 庄河 | 抚州 | 义乌 | 项城 | 德宏 | 达州 | 安庆 | 天水 | 台北 | 湖南长沙 | 宝应县 |